公告

峰越教育-专业的美国留学指导机构,汇聚中外方专业顾问,美国顶尖名校前招生官一对一指导,定制适合学员的申请策略。咨询电话:+021-64400795(上海)/ 0574-87171539(宁波)

×

案例成果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案例成果 >

精准定位+完美呈现,成就美国名校留学之梦

发布时间:2020-01-19 10:07

  申请人:李同学

  高中:上海复旦附中

  申请条件:TOEFL 114,SAT 2170

  录取院校:Claremont McKenna克莱蒙特·麦肯纳学院(ED)

  我的申请季始于冬天,终于冬天,但过程和结局都是令人欣慰的。我本以为这会是一场艰辛异常的持久战,但因为有我的父母、好友和峰越教育的顾问们,这一条路走得平稳而踏实。我几乎记得每一个沉默思考的夜晚,每一次唇枪舌剑的讨论,更记得自己是怎样在峰越顾问的帮助下,一点点认清自己,展现自己,并成长起来的。经历虽不可复制,但这样一段自我发掘的过程却是每个留学生都可以共享的。

  对自我实现的激情促使我走上了留学的道路

  我是在初二的时候决定要出国留学的。

  当时,我母亲送给我一本书,叫《墨迹》,是现在凤凰卫视财经主持人、曾任摩根斯坦利明星分析员的曾子墨的自传。这也是使我确立留美志向的“启蒙读物”。曾子墨是中国第一代本科留美的学生之一,本科毕业于常春藤联盟之一的达特茅斯学院。在自传中,她并未刻意揭秘“录取秘籍”,而是娓娓道来她为什么决定放弃北清和人大的保送,而独自远渡重洋,达特茅斯是如何塑造了她热情勇敢的性格,她又为什么能够看淡世人的目光,坚持自己的理想,从华尔街的高楼大厦里转向自己倾心的媒体界。

  这本书对我来说非常重要,因为这样一种对未知世界的激情、勇气和强烈的自我驱动力极大地影响了我,使我真正燃起掌握自己未来的渴望,也成为我申请季中最大的动力。我相信,美国的教育环境代表着更远的理想和更多的可能性,让自己的激情在这里一试,不会让人后悔。

  对国际事务的讨论使我兴奋

  我对国际事务的兴趣是从模联开始的。

  我觉得模联或者类似的活动就像标化成绩,像刘老太的裹脚布一样在留学的圈子里挥之不去,有时甚至引起怀疑和反感。但是它对于很多真正享受它的人来说,却是成长里真真不可缺少的。因为它往往代表着一段自我发掘的过程。况且,即使经历类似,得到的经验一定因人而异,是独一无二的。

  在担任学校模联的秘书长之前,我学到的最大的一点就是“立刻行动”。两年前的11月份,我在普林斯顿大学参加模联会议,扮演南苏丹的内阁成员。十二人围坐在一个昏黄的房间,像极了处在烟尘纷飞的新国家南苏丹。但其实,每个成员的眼睛都像是擦得雪亮一般,飞快地吸收并处理着外部“新传来的讯息”。一份一份针对贫困、腐败、新教育体系、对外关系的手写草案飞快地传往主席的手中,其中不乏大胆设想和精密的方案。而主席也带领着我们立刻分析这些草案,做出表决,仿佛是争分夺秒的节奏。三天的会议过去,我发现这种高强度的思考和讨论使我兴奋,而这种“敢想敢做”的气氛更是十分对我的胃口。这也意味着,参与国际事务能够带给我很大的乐趣。我想,如果拥有这样一个意义与乐趣并存的事业,将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!

  对国际事务的热情和向往驱动我探索更大的可能性。加入学校模联的秘书处后,我与其他成员合力协作,举办了上海市第三届校际模拟联合国大会,并加入了在背景文件、主席组成和开会形式方面各种创新的元素,帮助新手们更好地了解这项活动。我也开始阅读各种与国际关系有关的历史和评论书籍、接待联合国发展计划署的官员、参与在夏威夷举办的全球学生领导力培养项目以及创建FG跨文化交流平台等等。时刻保持自己的激情,并脚踏实地地坚持参与与之相关的活动,让我更加坚定了对国际关系的投入,也逐渐认清了“在更大的领域帮助别人”对我的重要意义。这些经历和体会都组成了我日后申请材料的骨架。

  精准的选校让我成功找到理想的“它”

  今年年初签约峰越教育时,我手里拿着托福109分和SAT1930的成绩。虽然那个时候标化成绩不是很理想,但我的心里其实充满信心,因为这里的CEO李锦女士,与曾子墨很相像,都是敢想敢做,极有激情的一个人。她并不是“教育学”专家,而是“市场营销”专家,这非常符合我对“留学咨询机构”的设定。在后来的一年里,我也对她的风格产生了强烈的共鸣。这样一个公司的经营管理者,在我的申请过程中却一直照顾着我,关注着文书的关键立意点,策略定位,截止日期、质量和活动的安排,是我能够成功申请的很重要的因素。

  先说选校。选校是整个申请季中最让我感到神奇的过程之一。上个回春的时候,我在峰越教育完成了一次非常详细的问卷,包括喜欢的学校大小、人数、体育风格、课外活动风格、教授风格等等,总之详细到让我自己有时都拿捏不准具体的比例。再经过长达数小时的和峰越教育中方顾问及外方顾问的直接沟通,一个星期后,我拿到了美方顾问诺亚先生发来的第一份选校清单。其中就包括了我最后录取的学校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(CMC)。

  第一次看到“前途规划”总是很兴奋的,不过心中还是有诸多疑虑。比如说,当时CMC的排名为文理中第9位,而清单中次一位的文理学院就到了20名开外,两者之间足足跨越了十几所其他的学校。这让我不禁疑惑,难道这顾问是火眼金睛,一下子就能了解我的喜好以及和学校的匹配度?

  事实证明,这个匹配是极其精准的。在后来的一年里,我虽然先是把ED的学校定为了康奈尔大学和埃默里大学,但最后仍然死心塌地地爱上了CMC。在阅览无数学校后,我终于理解了自己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学校,也最终被CMC的创新精神、大胆的风格和意气风发的锐意深深地吸引。那种契合的感觉如此强烈,以至于我知道,如果它是一个人,我们一定会成为最最贴心的朋友。而我也不禁感叹,在几个月之后才了解的自我,竟然在一开始就被峰越教育的首席顾问诺亚先生识破。如果不是这样的选校过程,我将很有可能错过这么一所美好的学校。我感到非常幸运。

  个性化定位,增添“留学钩子”

  在峰越教育顾问的细心深入地挖掘下,我在其他方面的潜能和兴趣也被挖掘出来,最终成为我能够成功匹配到CMC的关键因素。

  其中重要的一项就是写作。在峰越中方顾问的帮助下,我成功争取到了在报社的实习机会,并采访了包括世界名厨梁子庚在内的著名人物。文章也刊发在生活周刊的上海城事版面。因为这长达多月的实习,我在写作方面的经历,从学校的层面,延伸到了“实战”的层面。时间也延伸至了高三。最重要的是,经历了报社中真正的工作场景,我对写作的兴趣也更加地浓厚。在我的申请信息中,我也明确地表达了想要在大学校刊中做专栏记者的愿望。我相信,是这些相关的活动使招生官能够真正认识到我对写作的投入,也在“帮助别人”的形象之外认识到了另外一个我。

  除此之外,还有体育、演讲能力和领导力也是经过和峰越顾问多次讨论后,决定着重突出的。我曾是学校的羽毛球队队长,带领队友们参加各类联赛,在高中又分别参加了了橄榄球和网球的训练,这样的经历可以突出“健康活力”的形象。同时,在CMC提供的视频提交机会中,我加入了在科技论坛上演讲、小组合作建造抗震建筑以及介绍自己建造的跨文化平台的片段,使招生官认识到一个多元的我。这些元素并非随意添加,而是在我与峰越Marian老师在内的顾问经过头脑风暴、写稿、与学校气质比对等过程再决定突出的。我认为这是很有效率地展现自己,并吸引学校注意力的方法。

  文书写作,找到自我,完美呈现自我

  我的中方顾问Yoyo老师是整个申请季中我最喜欢的人之一。我是个想法很多的人,又是很注重“感觉对不对”的人。所以主文书被我来来回回改了十多遍,并且总是喜欢推翻重来。我一边享受其中,一边又苦于总是结不了稿,找不到真正想写的“那个点”。

  Yoyo老师很理解我的心思。她并不帮我写,但是经常与我见面,或用电话和我交流思路,并总是在隔天就把反馈意见发给我。我的主文书的主题从唱歌比赛失利,到模联的经历,最后终于到了“感觉对了!”,确立在“在更大的领域帮助别人”这个主题的那一刹那,一晃已是十五稿左右。

  峰越教育外籍顾问诺亚先生也在其中扮演了重要的作用。他除了帮助我修改全文的语法和句式,还总是在文后附一段长长的蓝体字修改意见,敦促我问问自己各种行为的动机,再挖掘一下自己背后真正的想法。他教我写完一段就“再多想一步”,把事情写清楚,写深入。自己都不了解的东西如何能够使别人产生共鸣?

  是这样反反复复,来来回回,坚持不懈的努力才使我最终发现,原来自己真正最想表达的不是坚持,也不是创新,而是从我读完《墨迹》的那一刹那开始有的激情。这种帮助别人和在国际事务领域的激情,是我生活的主旋律,是定义了我的东西。没有它,我的形象就是不完整的。

  在峰越教育中外顾问Yoyo和诺亚先生的全程帮助下写完主文书后,我身心舒畅,在CMC的附加文书“为什么选择CMC”也就更加得心应手,只花了两稿就完成了。说到许多人头疼的“why essay(阐述选择学校原因的一类文书)”,我个人认为应当把学校当作一个人来看,去了解它真正的性格,并且通过细节展示自己与这样的性格是怎样匹配起来的。我在写Why CMC的时候,一下子就想到了leadership这个点。因为如果CMC是一个人,那么它所带有的强烈的领导力、野心和无畏常规的创造力真是栩栩如生,我都可以想象出我如何和它进行高强度的辩论,如何一起探讨看似不可能的方案,又如何引领各种各样的跨国机构和国际组织。而它为人所称赞的友好和包容更是将促使我放下对陌生环境的戒备,和它做交心的好友。

  当然,我的写作思路只是一家之言,因为每个人在意的方面不同,看到的学校也是不一样的。是峰越教育的顾问们让我学到了,最重要的,是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,而且还要明确地告诉学校这些需求,再和学校的性格联系起来,阐明两方是如何地相像、相配。况且文理学院相比研究型大学,相比标准化成绩更加看重匹配程度(我在申请CMC时托福114,SAT2170),所以在why essay上多下功夫,一定是没错的。

  每个认认真真走过申请季的人都知道,这一条路,能带给我们的真是太多了。对于我来说,这是这么多年来一个真正自省的过程。面对过往的经历,我学会去衡量它们的轻重,体会它们的影响,好好问问自己它们是怎样塑造了我;面对数不尽的学校,我学会去分析它们的性格,想象我与它们的联系,仔细推敲在那里的生活和发展;面对有限的时间,我学会去争取机会,发掘自己的潜能,把对未来的规划早早提到了自己的日程里。“如果我失去了我所拥有的一切,我又是什么?”在峰越顾问们的帮助下,我的申请材料不是活动和奖项的堆砌,而是一个深入浅出的思考过程,思考我自己的内心,思考我与周遭世界的联系。更重要的是,因为峰越顾问们的全程指导,我学会了如何个性化地定位我自己,如何个性化地呈现我自己,让我所喜爱的学校感同身受,才使大洋彼岸的CMC最终决定认可我、接纳我。

  附:CMC部分校友

  Michael S.Jeffries,美国休闲大牌A&F董事长及执行官

  Robert Nakasone,玩具反斗城前首席执行官

  Augie Nieto,力健健身器材公司建立者

  Raymond Remy,洛杉矶前副市长

  Karen Rosenfelt,派拉蒙影业(Paramount Pictures)前董事长

  Peter Thum,美国著名饮用水品牌Ethos Water建立者

  Robin Williams(罗宾·威廉姆斯),《博物馆奇妙夜3》演员,奥斯卡奖得主

  Daniel W.Yohannes,美国驻经济运转与发展组织代表

  John Shrewsberry,富国银行首席财政官

  Douglas Peterson,花旗银行首席运营官

  George R.Roberts,私募股权公司KKR三大创始人之一

  Jay Flatley,美国高新DNA测序技术公司Illumina首席执行官

上一篇:【美研申请】曾经DIY梦碎,如今顶尖名校纷纷向她伸出橄榄枝

下一篇:深入挖掘自我,精准定位文书主题